<video id="hzvzb"></video>
<address id="hzvzb"></address>

    <nobr id="hzvzb"><menuitem id="hzvzb"></menuitem></nobr>

    
    

        <video id="hzvzb"><meter id="hzvzb"><nobr id="hzvzb"></nobr></meter></video>

            <sub id="hzvzb"></sub>

            南方網> 廣州新聞

            補課靠“搶”!你的暑假也成了第三學期嗎?

            2018-08-13 21:15 來源:南方網

              “走快一點,上課就快遲到了。”7月28日上午8時30分左右,位于廣州市天河區的一座大廈里人聲鼎沸,這棟25層高的大廈里,聚集了近30家培訓機構。雖然正值暑假,又恰逢周末,仍有許多家長帶著孩子前來上補習班。

              7月28日,雖然正值暑假和周六,仍有許多家長們帶著孩子到華晟大廈上補習班。

              今年2月,教育部辦公廳等四部門印發通知加快推進校外培訓機構專項治理工作。4月,廣東省教育廳等五部門印發《關于切實減輕中小學生課外負擔開展校外培訓機構專項治理方案》,目前已經摸查了全省兩萬多家校外培訓機構,整治(關閉)了近千家培訓機構。

              上學君走訪發現,重拳整治下,校外培訓市場火爆依舊,“提前教學”讓學生“搶跑”的現象依然存在。有家長坦言,若自己的孩子不跟著“搶跑”,自己會更加焦慮。專家認為,“進補熱”的根源在于教學資源不均衡,教育管理和評價體系的不完善。在整治校外培訓機構的同時,推進教育資源均衡、建立起多元自主評價體系,才是為培訓市場“降火”的題中之義。

              現象

              補課須“搶”暑假成“第三學期”

              早上6時26分,鬧鐘響起,家住廣州市荔灣區的王同學睜開朦朧的睡眼,掙扎著起床洗漱。這對平日里是“起床困難戶”的她來說實在是一種“折磨”:“起得比學校上課日還早,好累啊!”

              洗漱完畢,吃早餐,7時到地鐵站搭地鐵,大約1個小時后到達廣州市天河區的一座大廈,王同學開始了一天的補習。

              此時的大廈里人聲鼎沸,前來上補習班的學生絡繹不絕,電梯前排起長龍。

              為做好小升初的銜接準備,王同學一整天都要呆在培訓機構里。早上8時至10時,數學課;10時至12時,英語課;下午3時至5時,數學銜接課。朝八晚五,王同學一天要在培訓機構里呆9個小時。

              在華晟大廈一樓大堂,陳列著各個培訓機構的廣告宣傳單。

              “好不容易放個暑假,能不能不補課啊!”上完上午的課程,王同學癱坐在休息區的椅子上,無奈地說。

              期待已久的暑假變成“第三學期”,對不少學生來說已是常態。“培訓機構整治令”落地后,不少家長、學生期待校外培訓市場能“降火”。但上學君走訪發現,校外培訓依然十分火爆。

              早在5月,廣州市民張女士就為即將升上小學三年級的兒子報讀了一個知名培訓機構的暑期班。“語數英三科都報了,幸好報名早,不然就搶不到熱門老師的課程了。”

              張女士介紹,她為孩子報讀的培訓點地處珠江新城附近,非常熱門。在搶課前,張女士提前打聽了哪位老師的口碑好,之后便提前設定好鬧鐘,守著手機,蹲點在該機構的APP上搶報心儀老師的課程。

              “搶課的激烈程度就像網購的‘秒殺’一樣,眼疾手快都不一定搶得到,可緊張了。”張女士說,有時候設置提醒后,能看到有上百人都等著搶同一個課程。“熱門老師的課一座難求啊!”

              “要是我把孩子的課程取消或者轉班,空出來的這個名額肯定也是被‘秒殺’的。”張女士頗為自豪地說。她表示,不少搶不到心儀課程的家長,經常會盯著手機刷新,留意心儀課程是否有新增空位。

              和張女士一樣提前為孩子搶課的家長不在少數。在暑期到來之前的一兩個月,不少培訓機構就已推出暑假、秋季培訓課程。到了暑假,一些機構因報名過于火爆,還陸續增開新班。

              7月26日,學而思一授課點每到飯點時間,就迎來許多前來為孩子送餐的家長。機構還放置了微波爐、桌椅,方便學生、家長加熱食物、用餐。

              有些家長則當起了“專職陪讀者”,一整天都和孩子一起呆在培訓機構,每到飯點時間就叫外賣。家長陳女士為了陪讀,還特意休了5天年假,請了5天假。“孩子上課,我也進去陪著旁聽,做做筆記,回家后也可以繼續輔導他。”

              陳女士的孩子李同學一邊翻著培訓材料,一邊吃著晚飯。扒拉幾口飯后,他又開始收拾書本,和同學們一起走入課室中上晚課,這節晚課要到20∶30才結束。“回到家都9點半了,洗漱完就到睡覺時間了。”李同學說。

              心態

              家長焦慮學生也焦慮

              學生忙,家長也跟著忙。能不能不補課?這個問題不僅困擾著學生,更困擾著家長。

              “我們也不想讓孩子補課,但是不敢啊。”廣州市民廖女士說,兒子即將升上小學五年級,今年暑假,她第一次為孩子報班。“有點后悔,報得太晚了!”廖女士說,盡管身邊不少家長都是從小學一二年級就開始為孩子報班,但她不想給孩子太大壓力,一直沒有讓孩子上輔導班。

              雖然感覺孩子的成績和其他同學相比有較大差距,但是廖女士沒有太在意。四年級期末考試中,孩子的語數英三科總分271分,而不少同學的成績都在290分以上。孩子自己開始著急,“質問”廖女士:“總說給我快樂的童年,現在這分數怎么辦?”

              廖女士這才開始著急起來,趕緊為孩子報暑期班。“成績接近滿分的學生都在補課,我現在怎么敢不讓孩子補課?”廖女士說,感覺自己讓孩子“輸在了起跑線上”,現在很擔心,所以在暑假給孩子安排了滿滿當當的補課日程。

              而楊女士的兒子成績接近滿分,但還在補課。她說,雖然兒子的三科成績均接近滿分,但從他上3年級開始,她就為他安排了補習,早早為小升初做好準備。

              “我聽其他家長說,進公辦學校的重點班和優質民辦學校,都要看孩子五年級下學期和六年級上學期的成績,學習還是要抓緊。”楊女士坦言,花錢花精力讓孩子承受繁重的校外補習壓力,正是源自家長的焦慮。

              “不讓孩子補課,家長會更焦慮。”楊女士無奈地說,校外培訓能為升學增加砝碼,即便價格貴、孩子累,也要堅持下去。“就算小升初是‘就近入學’,先打好基礎,提前為中考、高考做準備,準是沒錯的。”

              為升學焦慮的不僅是家長,還有學生。即將升上初三的林同學告訴上學君,這個暑假,光是補習語文、英語、物理三個學科,他已經花費2萬元。“我覺得比較貴,但為了升上優質高中,還是有必要補課。”林同學說,自己的語文、英語成績很差,常常不及格,所以選擇的是一對一輔導。“我現在的總體成績很差,真怕考不上普通高中,初三這一年還是要好好拼一拼。”

              和林同學一樣,為升上優質高中而焦慮的學生不在少數。今年中考,廣州填報普通高中志愿的考生共有82758人,而普通高中的錄取率為63.94%,這意味著有近3萬名考生無法如愿入讀普通高中。雖然有中職學位可供這些學生報讀,但大部分學生仍青睞于入讀普通高中。

              而今年廣州市示范性普通高中(含國家級和廣州市示范性)共提供34089個優質學位。以填報普通高中志愿的考生人數82758人算,廣州市示范性普通高中的錄取率為41.19%。“上普通高中不容易,上優質普通高中更不容易。”林同學感嘆道。

              “考上好的高中,代表著更有機會考上好的大學,環環相扣,所以不能松懈啊!”林同學說,自己為中考著急不僅在于考上理想高中,更是為以后考上理想大學作打算。

              今年,廣東省高考報名人數達75.8萬,其中29.7萬人考上了本科院校,本科率約為39.2%。

              廣州一所中學的校長坦言,中考、高考的競爭壓力催生了補課需求。在他看來,中考、高考指揮棒依然是“進補熱”的最大動力,而分數依然是“敲門磚”,“考啥補啥”也就成了家長們的普遍選擇。此外,越來越多學生嘗試通過中考、高考自主招生進入理想學校,通過校外培訓拔高,增強在自主招生中的競爭力,也是越來越多學生的選擇。

              官方

              “提前教學”違背學習規律

              上學君了解到,目前廣東已經摸查了全省兩萬多家校外培訓機構,整治(關閉)了近千家培訓機構。但上學君走訪發現,培訓機構市場依然火熱,不少機構還涉嫌提前教學。

              上學君以家長身份向多個培訓機構咨詢,學而思、卓越教育、新東方教育、學大教育、精銳教育、匠心培優、明師教育、學樂教育等多家培訓機構的工作人員均表示,暑期培訓班會先“預習”下一年級學科知識。一些機構還明確復習和“預習”的課時比例,有的是3∶7,有的是2∶8,一對一教學還可“自主定制”比例。

              廣州市教育局相關負責人表示,在暑期培訓過程中以提前“預習”為名,提前組織學生學習下一年級學科知識的情況屬于“提前教學”,這種做法不僅給學生增加了沉重的額外課業負擔,影響課內的學習任務,也違背了青少年成長規律和學業發展規律,不利于孩子的健康成長、全面發展。對于存在這種情形的機構,一經查實,將責令其限期整改。

              而不少家長對培訓機構預習課程持肯定態度。“只要孩子接受得了,先學也沒什么壞處。”在市民楊女士看來,校內的教學過于簡單,讓一些學有余力的學生“吃不飽”,到培訓機構提前學習也無可厚非。

              整治令下,家長依然熱衷于涉嫌提前教學的校外培訓。“進補熱”的現狀是否可以改變?該如何為“進補熱”降溫?

              中山大學教育學教授馮增俊認為,作為商家,培訓機構的本質是趨利的,迎合家長、市場需求而出現“超綱教學”“提前教學”并不少見。這就要求相關部門盡快明確界定“超綱教學”“提前教學”的內容,更好地規范校外培訓市場。

              馮增俊指出,培訓市場能否降溫和家長的觀念、心態息息相關,如果家長不改變功利化的心態和錯誤的教育觀念,教育主管部門治理校外培訓機構的工作效果將大打折扣。他建議,家長要從孩子自身的學習情況和發展規劃綜合考慮,理性為孩子報班。

              廣州一民辦學校初中校長坦言,讓家長理性為孩子報班并非易事,但很理解家長、學生追求分數的心理。他表示,目前,教育評價還是以分數為主,學校就算想弱化對分數的要求,也是一件兩難的事情。“一方面我們想弱化對分數的要求,讓孩子真正全面發展;但另一方面,家長也很看重分數。在現有的評價體系下,學校的辦學質量和學生分數、高分生的數量密切相關,校方也有分數壓力。”

              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認為,“進補熱”要“降火”還需要一定時間。他分析,“進補熱”的根源在于教學資源不均衡,教育管理和評價體系的不完善。

              在他看來,目前各學校的教育資源不均衡,無論是師資配備還是經費支持,優質學校都占有很大的優勢,因此人人都想進優質學校。而當前對學生的評價基本依賴考試成績,誰的分數高一點,就可以去到好一點的學校。“因此,幾乎所有學生都有提高分數的壓力,這是校外培訓市場火爆的根源。”儲朝暉說。

              專家

              校外培訓應是補充而非必須

              儲朝暉認為,除了整治校外培訓機構,還需推進教育資源均衡,縮小不同學校在師資和經費支持等方面的差距。此外,他認為,基于人的多樣性對學生建立起多元自主評價體系,才是為培訓市場“降火”的題中之義。“所謂多元的,就是評價主體是多樣的;所謂自主的,就是學生可以自己選擇用哪個標準來評價自己。”儲朝暉表示。

              “這樣,學生就可以發揮長處,排自己感興趣的隊伍。扎堆競爭的壓力減輕了,學生自然沒有必要扎堆上補習班。”儲朝暉說。

              上述民辦學校初中校長表示,不少家長為孩子報班補習,這對學校正常的上學秩序造成了干擾。“有些學生因為在培訓班提前上課,覺得校內老師講的知識他們都學過了,沒有新鮮感,也就不認真聽課了。”

              該校長并不鼓勵學生參加校外培訓,而是更主張學生自主預習課程。在他看來,一些培訓機構無論文科、理科、人文都采用“刷題換高分”的形式培訓,長此以往不利于培養孩子的思維能力。

              “但對校外培訓也不能‘一棍子打死’。如果孩子確實有興趣、有需求,讓孩子在學有余力時補充學習,這也是可以的。”該校長表示,家長為孩子報班應該去除盲目性、焦慮性,不要為了補習而補習。

              中午休息時間,學生正在校外培訓機構做作業,等待下午的課程。

              在馮增俊看來,校外培訓應是校內教學的補充,而不是必須。“校外培訓的功能應該是‘補差’和‘拓展’,而不是‘培優’。”馮增俊說,對于后進學生而言,校外培訓可以提供課外輔導,讓他們學習更扎實,發揮“補差”的功能;對于成績較好的學生,校外培訓應該注重開拓學生的視野,可以通過研學、活動等形式讓學生在有趣的教學中拓展自己的見識,“開發”新興趣、新技能,而不是通過重復教學、提前教學讓學生沖著高分報班。

              家長劉女士分析道,優質教育資源有限,但卻是剛需。在義務教育階段現有的“就近入學”“就近升學”政策下,孩子如果不能對口進入優質的、好口碑的中小學,家長只能通過校外培訓機構為孩子“打基礎”“補短板”,強化分數優勢,爭取進入優質的中小學,同時也增強中考、高考的競爭力。

              “希望優質的教育資源能夠越來越多,并且越來越均衡,這樣孩子們上補習班的壓力將會大大減少,不用為了分數而報班了。”劉女士期待地說。

              文圖/馬立敏黃子欣(實習)雷玥(實習)

              

            編輯: 鄧紅英

            相關新聞

            微信
            QQ空間 微博 0
            回到首頁 回到頂部

            網站簡介- 網站地圖- 廣告服務- 誠聘英才- 聯系我們- 法律聲明- 友情鏈接

            本網站由南方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 廣東南方網絡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負責制作維護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87373397 18122015068

            ICP備案號:粵B-20050235

            云南11选5投注
            <video id="hzvzb"></video>
            <address id="hzvzb"></address>

              <nobr id="hzvzb"><menuitem id="hzvzb"></menuitem></nobr>

              
              

                  <video id="hzvzb"><meter id="hzvzb"><nobr id="hzvzb"></nobr></meter></video>

                      <sub id="hzvzb"></sub>

                      <video id="hzvzb"></video>
                      <address id="hzvzb"></address>

                        <nobr id="hzvzb"><menuitem id="hzvzb"></menuitem></nobr>

                        
                        

                            <video id="hzvzb"><meter id="hzvzb"><nobr id="hzvzb"></nobr></meter></video>

                                <sub id="hzvzb"></sub>